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96小说 >> 天作不合 >> 第747章 闲谈

甄仕远等人进公主府各怀心思暂且不表,乔苒这里进了裴相爷府中却是进展还算顺利。

被裴府的管事带过来的时候,裴相爷正拿着水瓢在园中浇花,此时已入春,正是百花初绽的时候,裴相爷的花园打理的不错,一眼望去,花团锦簇,穿着不起眼灰色布袍的裴相爷在其中倒也不显突兀。

“裴相爷。”乔苒只脚下略路一顿,便走过去施礼唤了一声。

正在浇花的裴相爷浇了一瓢水在园中的花上,用水瓢在木桶中又舀了一瓢水,回头向她看来,点了点头,道:“来查案子啊!”

语气和蔼,就似是寻常长辈对着小辈问“吃饭了没有”这种闲话。

乔苒嗯了一声便说明了来意:“封仵作推出了死亡时辰在辰时到午时之间,正是大白天的时候,下官便想问问附近有没有目击证人。”

裴相爷听罢立时招手唤来管事,道:“下去将今日上午出过门的加上门房都叫过来问话。”

管事应声而去。

裴相爷转身又开始浇起了花,一边浇花一边如寻常长辈一般同乔苒说话。

“护院说死的是一个西域少年,老夫听他们描述了一番长相,便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失踪的乌孙少年小族长了,”裴相爷小心翼翼的触碰着花蕊,问她,“是吗?”

乔苒点头,没有隐瞒:“便是他。”

乌孙小族长失踪的事虽然没有刻意外传,却也没有阻止外传,以裴相爷的手段,知道不奇怪,再加上年宴那一日,裴相爷也是在的,官至这个位子上的又怎么可能不是人中龙凤?这记性便是说不上过目不忘,也是极佳的,年宴上那一幕,她和甄仕远都能注意到,裴相爷没理由注意不到的。所以由吊在真真公主府前的异族少年想到这人是乌孙小族长这件事,裴相爷不用看便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若是真真公主做的话,那也太明显了。”裴相爷继续浇着花,对她说道,“此事多半是有人设局了。”

“相爷是说或许对方就是为了将这件事栽赃到真真公主头上?”乔苒不远不近的站在距离裴相爷不远的位置,同裴相爷闲聊。

“或许如此,不过这种事还是要你们来查,老夫没有空口断真相的本事。”裴相爷说着,笑了一笑,继续舀了一瓢水,浇在了花上。

虽然没有给出一个准话,不过相爷口中的话,尤其还是一个贤相口中的话,没有几个人会不当回事的。

裴相爷当然说的有道理,乔苒此前也想到过这种可能。不过从一个在相爷位子上稳坐十年从来不给人留下把柄,不授人口舌的相爷口中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乔苒有些意外。

“哗啦”又一瓢水浇在了花上,裴相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了。

“这两日开春,天气炎热,我这花都蔫了,好在家里有口井,还能给他们续上些水,可有些地方旱灾,井都枯了,人都没处喝去,莫说花了。”

这是说的凉州旱灾吧!自南方雪灾之后又传来的消息。

“天有四季伦常,灾害时有发生,不过好在如今大楚太平,莫用分出精力应对人祸,专心致志面对天灾,总有成效。”裴相爷感慨不已。

乔苒此时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果然,裴相爷突然如同寻常长辈一般与她闲聊不是没有理由的。毕竟身为一朝左相,裴相爷忙得很,哪有那么多的工夫来同她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女官说话。

话中的重点在“大楚太平”之上,他似乎在提点她:查案归查案,可莫要让大楚不太平。

死了一个陛下百般想要拉拢的乌孙部族的族长,若是最后的结果会引来大楚不太平,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乔苒垂眸:虽说这一点她和甄仕远早已猜到,不过裴相爷不放心特意出声“提点”,还是令她没有想到的。

先说真真公主应当是被栽赃的,而后又特意道出大楚太平至关重要,显然是不希望他们往真真公主身上查。

“我明白。多谢相爷提点。”乔苒只略一犹豫,很快便回了这句话。

这件事虽说真真公主极有可能被栽赃,却也无法完全断绝她就是凶手的可能,这一点她和甄仕远自会在私下里印证,当着裴相爷的面该道谢还是要道谢的。

乔苒顿了片刻之后,再次开口道:“既然是被栽赃,那兴许是真真公主的仇家做的,相爷可知真真公主初回京城,有哪些仇家?”

这个问题让裴相爷浇花的手顿了下来,他背对着乔苒,摇头:“丫头莫要套老夫的话,真真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你出身大理寺,先前又负责过徐家丫头的案子,岂会不知道?她处处结仇,仇家多的是,老夫又能说出个什么来?”

他此次出声是想提点,这个丫头很是聪明,不管是他还是冉闻都很是看好她,自然不希望她稀里糊涂的做了对的事却反而错了。

不过关于这个案子的事,他却也无法说出太多来,毕竟术业有专攻,论谈案查案,自然还是要让大理寺的人来。

试探了一下裴相爷,听他如此直白的说了实话,乔苒放下心来,连裴相爷都不兜圈子了,她自然也不能再小气,于是想了想,她看向裴相爷:“相爷,有一事下官一直想问。”

话说开了,不止乔苒放下心来,就连裴相爷心情都好了不少,手边的水瓢继续拿起浇起了花::“你问吧!”

“我听甄大人先时说过百姓围攻真真公主府的事情,那时我在洛阳并不清楚,今日却是亲眼所见的,裴府因此受了不少牵连了。以裴相爷的地位,为什么要同真真公主做邻居?”乔苒不解的问道。

这个问题……裴相爷笑了,舀着水桶里的水,对乔苒道:“年纪大了便不喜欢折腾,所以,若是有的选,老夫也不会选个如此麻烦的邻居。你有所不知,先时这一旁的宅子可不是她的,空了多年了,老夫喜静,不喜欢热闹,可没成想,越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她回京之后,居然搬到了一旁的宅子里,住了没几个月,比老夫过往十多年住的都热闹。老夫简直是深受其害啊!”

这幅抱怨邻居不省心的样子同寻常富家老翁别无二致,毕竟先是人之后才能是相爷嘛!乔苒笑了两声,心里也多了几分好奇:“那这一旁原先的宅子是谁的?”

听她这般问来,裴相爷抓着空的水瓢向她看来:“镇南王府的。”

镇南王……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乔苒不由一愣,不过很快,她便回过神来了:“镇南王啊……我记得已经不在了。”

或者准确的说是绝后了。如今镇南王府仅剩的一位女主人镇南王妃回了娘家虞家,素日里深居简出,鲜少出现在人前,若不是她曾经无意瞥见她同焦、原两家往来,都快忘了这个人了,没想到此时,镇南王府这四个字再次出现了。

先时那位体弱多病的镇南王早死了不知多少年了,死人自然不可能跳出来将宅子租给真真公主,所以,做主将宅子租给真真公主的应当是如今深居简出的镇南王妃。

想到张解曾同她提过的那位聪慧灵秀的镇南王妃,乔苒心情委实算不得好。

裴相爷还在一旁浇花,一边浇一边道:“你若是要问这宅子为什么空了那么多年突然租出去这个问题的话,老夫倒是可以回答你。虞家产业不丰,手头拮据,真真公主砸了钱,镇南王妃这才肯了。”

钱这等东西确实买不来所有,不过有时候还当真要紧的厉害。

这个理由无可挑剔,就连裴相爷也挑不出什么差错来。乔苒自也没办法挑刺,不过对这位曾经拜访过焦、原两家的镇南王妃,她心中的警惕更浓了。

“原来是这个缘故。”虽然心中怀疑,不过对着裴相爷,乔苒还是应和了一声。

见女孩子眼神有一瞬间的游移,裴相爷抬眼,目光落到不远处候了好一会儿的管事身上,道:“人应当已经带来了,你有什么可以去问,老夫已经交待过了,他们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察觉到自己走神被发现的乔苒虽说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向裴相爷道了声谢,看了眼眼前这些花便收回了目光。

花湿哒哒的都快烂了,裴相爷的那双软底鞋更是有大半泡在水里了。

看来走神走的不止她一个,乔苒没有说破,转身向管事那里走去。

隔壁的动静要瞒过一墙之隔的裴相爷可不是一件易事,想来对镇南王妃同真真公主租宅子这件事,他虽然挑不出什么问题,却是小心的。

万事小心,方能行到这个位置。

钱财的理由虽然充分,可这个时候把真真公主这个惹事精送到裴相爷宅子旁,即便挑不出问题来,却依旧是令人怀疑的。

……

……

比起乔苒在裴府的顺利,甄仕远等人入了公主府便不大顺利了。

才一进门便被公主府的管事引去了大堂,而后上了茶,之后……便没有之后了。

茶水喝了不少,茅房都去了三趟了,却还是没有看到那个“公主请诸位稍等,她稍后再来”的公主。

这样的态度别说甄仕远了,就连乌孙人都有些怀疑了起来。

小族长生前不是说过真真公主是大善人吗?怎的这个大善人居然让他们客人等了那么久?中原素来礼仪之邦,这种事他们此前从未经历过,便是见了陛下,也不曾等过这么久的,这个大善人公主居然就这般晾着他们了?

正这般想着,一声清脆的瓷器碰撞声响起,几个乌孙人一惊,忙不迭地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却见甄仕远将茶盏重重的扔在了桌上,而后起身,对他们三人道:“她既无礼,便莫要客气了。本官自去查,若是公主府胆敢阻拦,本官这就进宫禀报陛下。”甄仕远说着向皇城的方向抄手行了一礼,而后大步向堂口走去。

这一次,几个乌孙人只是互相看了看,却并没有出面阻止,而是跟了上去。

便是这位真真公主真是个大善人,如此怠慢人也过分了,他们乌孙人都不会让客人等这么久的。

走到大堂门口,不出意外的被那皮笑肉不笑的管事拦了下来,那管事笑着说道:“大人,您不等了吗?”

“等?”甄仕远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看了自远极近往这边过来的大理寺官差一眼,冷笑着看向面前的管事,道,“本官圣人子弟,官至大理寺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胆敢拦本官的去路?”

那皮笑肉不笑的管事却斜了眼大堂的匾额,道:“这里是公主府,我们公主说了,请你们稍等,你们若是想查案便自该等着!”

“是么?”甄仕远面上冷笑意味更浓,目光略过他看向他的身后,不等那管事转身,脸色便忽地一肃,“还不快将这假传公主之令的狗东西拿下!”

几个官差一拥而上,不过转眼的工夫,先前还扬着下巴,阴阳怪气的管事瞬间便被狼狈的制住,动弹不得了。

甄仕远上前,没好气的对着他便是一脚:“狗仗人势的东西。”

他甄仕远素日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这等踢打被官差抓住的恶人之事还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不过,今日他倒不介意借着这件事给他来上一脚。

管事吃痛的痛呼了一声,这幅龇牙咧嘴的样子哪还有先前盛气凌人的模样?

“你公主府的茶,本官是喝够了。本官是过来查案的,不是看你这狗东西的脸色的。”甄仕远说着,看向斜廊处闪身跑开的身影,对着管事又是一脚,道:“你既不肯带路,那本官便自己来!”

……

匆匆跑开的侍婢慌不迭地冲进了公主小憩的屋中:“公主,不好了!”

“掌嘴!”正被人喂着葡萄的真真公主眼皮抬都未抬一下:她不好了?不会说话便把嘴撕了好了。

当即便有暗卫出列对着那侍婢左右开弓,扇了几个巴掌。

眼见差不多了,暗卫才停了下来,向一旁隐去。

自从绿意的事情之后,公主身边的侍婢便尽数全换了,因着新换的侍婢不会武,所以,但凡是用到体力的活计都由他们暗卫代劳了。

做暗卫做到代替粗使婆子给犯了错的下人扇巴掌的地步,他们也无可奈何。

吐了口血,看着那两颗一并吐出的牙,侍婢眼里闪过了一丝惊恐,却不得不继续顶着被扇肿的脸,道:“那个甄大人把管事抓住了。”

“怎么可能?”正在吃葡萄的真真公主一下子从软塌上坐了起来,讶然,“不是把他们同他大理寺的官差分开了吗?怎么递的消息?”

她是看大理寺不顺眼,想要修理他们一番,却不傻,所以待到那群人一进门便命人想办法将他们分开,分别带往不同的地方喝茶休息了。

所以,官差是怎么知晓他们的大人被晾在这里喝茶的?

喜欢天作不合请大家收藏:(www.596xs.com)天作不合596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作不合最新章节 - 天作不合全文阅读 - 天作不合txt下载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作不合 596小说

猜你喜欢: 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懒懒小萌宝:第一狂妄娘亲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农家老太太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重生之毒妃当道贵妃难为锦绣医妃之庶女明媚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权戚之妻妙手生香不负娇宠神背后的妹砸[道林/歌剧]致命美学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神医种田:傻妻驭夫记权谋天下之摄政郡主重生之嫡女悍妃后宅那些事儿嫡女煞妃嫡女为妃帝凰日月同辉重生之杀伐庶女:亡妃归来神医王妃:素手安天下名门正妻
完本推荐: 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随身带着一口泉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最强丧尸传说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全文阅读疯狂神豪玩科技全文阅读锦上娇全文阅读闪婚娇妻:老公,深深爱全文阅读凤归荣极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大道独行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球场教父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文娱复兴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抗日之超级战神馨馨向荣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大唐扫把星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万界仙帝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敬我为神明哈利波特之晨光我靠科技种田兴家绝世剑神低调为王一切从偷天开始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重启激荡年代入赘龙王终极教父系统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在柯南世界的悠闲生活成神风暴武侠世界里最后一个仙人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一笑风云变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星际大佬她直播又宠又撩鸿蒙天帝六零年代小舅妈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精灵之走向巅峰奥特曼之流浪的光

天作不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作不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作不合txt下载手机版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作不合 596小说移动版 - 596小说手机站